平顶山市戏剧研究中心

平顶山市舒安达电梯公司

 
   您所在位置是:

戏剧论坛

传承戏曲文化遗产的新尝试——《小砍樵》的现代版
   信息来源: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10-04       浏览次数:80
 

   《小砍樵》是湖南花鼓戏最为精彩的折子戏。长期以来,它以严谨精致的戏曲程式,脍炙人口,原汁原味的唱段,生动活泼、载歌载舞的表现形式,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主题熔铸,而深受群众喜爱。但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人民的思想观念,价值判断,生活节奏,审美心理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何溶入符合当代人审美需求的新内容,新观念,新形式的重大课题,摆在我T门面前。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戏曲创新的路子多种多样。作为一个地市级剧团,为了适应当代青年与农民朋友的审美需求,从小处着手,我们在重排《小砍樵》过程中,作了大胆的尝试与有益的创新。
 
  一、在《小砍樵》文字脚本框架中溶入新的生命
 
  目前,国内传统戏曲剧目的改革大都在表现形式上,对于成熟的脚本一般都照搬不动。由于受一剧之本的限制,表演很难跳出原有的窠臼。在《小砍樵》现代版里,背景变了,地点变了,人物身份变了,原来小农经济、农耕文明的古代变成了经济一体化,生活节奏快的高科技现代社会,原来的偏僻落后、荒山野岭变成了高楼林立、五光十色的现代大都市,以砍柴为生的青年刘海变成了大都市里的农民工、打工仔;美丽善良的狐仙胡秀英变成了大学毕业的白领职员。斗换星移,沧海桑田,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中华民族崇尚看重的优秀品德却是一脉相承的。细心的白领胡秀英看中了打工仔刘海勤劳、俭朴、善良、耿直的品格,向他表白了爱慕之情。憨厚朴实的刘海始而吃t京,继而怀疑,了解胡秀英真情实意之后,又怕连累其吃苦,几番推辞,好言相劝,可适得其反,刘海愈推辞,胡秀英爱慕之情愈强烈……终于有情千里相会,有缘终成眷属。
 
  经过改编的现代版把原来剧中的时间、地点、人物身份都变了,因此在塑造人物性格、推动情节发展、表现思想感情的载体台词唱词等方面的变化也就更大。刘海,胡秀英讲的唱的都要符合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特定身份,特定情境。这样一来,许多现实的、时尚的、俏皮的、雷人的、诙谐的现代语言都运用到了表演之中,像原版用台词唱段动作让观众了解刘海、胡秀英一样,也让观众在现代版中了解现代刘海、胡秀英的喜怒哀乐。这样拉近了现代观众与舞台表演的距离,使现代观众意识到舞台上在表现他们自己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观众渴望得到更美好的爱情生活的愿望。由于现代时尚语言的大量介入。唱词的现代版改编,舞台上亦古亦今、亦谑亦谐,增强了整个舞台的喜剧气氛,观众获得了审美愉悦。
 
  二、在原版《小砍樵》程式化表演中溶入鲜明的现代特色
 
  古装戏《小砍樵》在舞台上只有刘海、胡秀英两个人表演,略显单调,为了丰富舞台色彩,新版《/J、砍樵》在两个主要人物表演的同时用了男女队进行烘托陪衬与呼应,男女主角着装略显突出。这一着装上的搭配、表演的呼应,使观众能感受到:现代刘海、胡秀英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群体。在刘海与胡秀英的表演中引入现代舞蹈语汇,表现现代年轻人生活的丰富色彩与追赶时尚潮流心态,让胡秀英与刘海的台词去掉拿腔拿调的古旧气息,生活化的语言研究抑扬顿挫,讲究字正腔圆,讲究节奏情感。在唱腔处理上,保留原版的旋律基调,不讲究原汁原味,而追求通俗流行时尚,如胡秀英用民歌和流行歌结合的演唱方法,加上现代节奏的音响伴奏。如此一来,舞台上充满了现代感,充满了生命的张力,剧场里充满了在喜剧氛围中的阵阵笑声。
 
  原版《小砍樵》的胡秀英,可以说,我表演得得心应手,因为一切都是既定的,照搬就是。这回我在现代版中仍演胡秀英,却感到困难重重,步履艰难,在导演的要求下,一切都要创造、揣摩、思考。旧易学,新难造,任何创造新的尝试都是有阻力遭非议的。在重新排演《小砍樵》过程中,就有人议论:说这么演不是创新而是糟蹋优秀的传统艺术,说这么演是媚俗是迎合大众低俗的审美心态:说这么演已失去了戏曲艺术的原本。说得很尖锐,但能理解。值得欣慰的是,经典原版我演得刻骨铭心,现代版我演得畅快淋漓。两相比较我更喜欢现代版的《小砍樵》。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今天,新版《小砍樵》更有深刻的现实意义,更能拨动现代观众的心弦。每当剧场里发出欢乐的笑声与热烈的掌声,我内心都会油然而生使命的崇高感,此时此刻的非议都销声匿迹。最终人们一致从心底认可了这种传承创新发展传统戏曲艺术的新尝试。
 
  (作者单位:娄底市花鼓戏剧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平顶山市戏剧研究中心
中心邮箱: 联系地址: 微信平台:pdssxjzx  技术支持:18703750375   网站备案号:
豫ICP备13001767号-1

分享按钮
0375luozhengqing